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陈言:超大经济团访华 中日经贸能转暖?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1-1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在中国经济崩溃论如晚秋的寒风,占据着日本舆论中心的时候,从事中日经济关系工作的中日经济协会,按照1975年以来的模式,向中国派出了访华团。

但与往年不同的是,日本最大的中小企业联合会“日本商工会议所”及日本大企业联合会“经团联”的重要成员企业,参加了这次访华团。“团员总数220人,构成1975年以来最大阵容的访华团。”日中经协北京办事处筱田邦彦所长对笔者说。

日本经济代表团访华,摄影:吴琼静

李克强总理11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全体访华成员。在京期间发改委、商务部、工信部高官与访华团进行了坦率的交流。与往年不一样,上百名中国企业家参加了与日方企业的对话。

“通过与经济方面主要政府机关的一系列会议,我们加深了对日中经济相互依存、关系互补的坚定认识,确信两国经济关系能进一步发展。”访华团团长、新日铁住友金属公司董事长宗冈正二5日晚这样总结在北京的访问。他这么说并非外交辞令。当天下午刚刚见过李克强总理,加上与中国官员、企业有了数日密集接触,这种感触发自内心。

不过听日方主要成员谈这次的访华印象,看访华团在出访前提交的作业“日中关系:高瞻远瞩——以推动创新与全球化为核心”(21世纪日中关系展望委员会第12次建议书),让人觉得中日经济关系依旧不温不火。政治外交上因历史及领土问题造成的常年隔阂,日本从军事方面准备插手南海问题,舆论劲吹“中国经济崩溃论”,种种现状还很难让中日关系迅速取得突破性进展。

没有具体的数百亿美元项目

看一看最近两个月的中国对外关系,9月中国领导人访美,别的不说,光购买飞机一项,300亿美元的订货在访美期间签订了。10月领导人访英,向英国投资400亿英镑,那是确确实实地在加深中英关系。11月以后,德国、法国领导人的来访,也都有非常具体的在工业等各个方面的合作项目谈成。

中国与日本之间在政府层面上的这种合作,已经实实在在久违了。太多的中国年轻人,几乎不能想象中日领导人步行在中日某个乡村的小路上亲切交谈,更不用说去酒吧喝一杯,至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互去对方家里做客的事,已经几乎无人知晓。我们能看到的是,为了实现日本集体自卫权,日本国家首脑反复在国会上宣称要去南海保护航行的自由,为了这样的政治目的,将八成新的军舰,以1美元的价格卖给正在与中国在领海问题上争吵的菲律宾及越南。

去日本采访,不用懂日语,看看报纸上连篇累牍地谈中国经济行将崩溃的那些报道题目,也能知道这个国家在政治与舆论层面对中国相当的不善。中日经济不该受政治及舆论的影响,但中日政府之间不谈大项目、不合作已经不是三年、五年的事了。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恶化中日关系开始,前后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

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是日本民间团体对中国政府,不可能来到中国后越俎代庖,替日本政府与中国签订哪怕只有1美元的项目。和欧美比,中日经济上受两国政治及舆论对立的影响,经贸上的停滞非常的显著,而打破这种停滞的时机,需要在政治上迅速扭转两国不正常的政治关系。

本次访华团的最高顾问、东丽公司的最高顾问榊原定征在5日晚宴结束后,与周边记者有个简单的见面机会。笔者也参与了这次见面。“日中投资、贸易处于严重停滞状态,尤其是日本对华贸易及投资在大幅度减少。去年投资减少了40%,今年也会减30%。不能不说两国经济受到了政治的影响。”榊原是安倍身边最大的红人,其在这方面的感触更在一般人之上。政府间的交往停滞了,大河干枯,小河怎么可能流水潺潺?

只有“牵制中国”

读一读本次访华团来中国前提交的作业“日中关系:高瞻远瞩”,看到了很多用春秋笔法写出的对中国的“期待”。比如谈到了对中国经济结构改革的期待,对中国创新能力的评价及希望中国进一步完善对华投资环境等等。翻开报告执笔人一览表时,除了看到很多企业家、元政府官员外,便是在日本媒体上相当活跃的一些学者了。比如有认为“中国GDP撑死了也就只有5.3%”的东京大学教授丸川知雄等,就知道是一些对中国似懂非懂的人,要隔靴搔痒地谈谈中国经济、中日关系了。

在日本对华投资大幅减少的情况下,中国是否有可能增加对日投资?以中国现有的投资特点看,去日本买一些房地产的可能是有的,但在日本企业都不肯投资日本产业的时候,中国企业过去,显然不符合日本的国情,而且中国以投资英国的水平,提出向日本投资20万亿日元的建议,日本也不会接受的。

中日突破现有的政治及舆论上的对峙,与其加深彼此的经济往来,不如放弃两国在亚洲各地基础设施方面的竞争,共同建设亚洲经济,提升亚洲民众生活水平,一起建设一个能够发挥中日两国各自特点的新体制来。

“日中关系:高瞻远瞩”中能提到的也还是,“期待亚投行(AIIB)能够建立起毫不逊色于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的治理机制与还贷能力评估等融资标准”。那是一种对亚投行绝对不信任的态度,也是在表明日本不会参加这样的银行。

亚洲在社会基础设施上的市场需求,按日本主持的亚洲开发银行(ADB)给出的调查结果是每年8000亿美元。中国、日本均不可能通吃这8000亿美元市场,但中日确实在印度尼西亚、在泰国、在印度等各地,为某条铁路的铺设打得不可开交。其实那样的铁路用几年、十几年时间去投资、建设、运行,规模大的不过上百亿美元,摊到每年数亿美元而已,怎么能和8000亿美元比拟。

但抢、争是中日的行为特点,合作、共同为建设一个好的国际基础设施而努力,在彼此的概念中,似乎非常的淡薄。更深层的意义则在于两国政治上的对立,用日本媒体最喜欢使用的词汇来解说的话,那是日本要“牵制中国”。

眼下中国经济中最缺的环保、节能、新材料等技术日本都有,也完全能转让到中国来,为提升中国经济的发展质量派上用场。但政治与舆论的相互不信,已经让这个商业机会在过去几年几乎放空。而随着今后欧美韩国技术的大量进入,真正留给日本企业的空间已经不是很大。

太多的中国地方官员不是不信任日本技术,是担心再出现一个以参拜靖国神社的方式挑战中国民意的首相,自己决定的引进日本技术会如何被中国民众评说。参拜靖国神社本来和日本经济并无关系,但在太多的中国地方政府官员来看,你那里的政治家堂而皇之地参拜,我这里面对民众脸就会变得很难看。现实的中日关系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