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去茅山,带你见识真正的茅山道士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1-0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九霄万福宫始建于始建于西汉时,位于茅山最高峰大茅峰之巅,海拔372.5米。这座曾经建筑雄伟壮观,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的宫观,战争的烟火,历史的烟云,战乱变迁,破坏严重。直到1982年开始修复,经过不断建设发展,现已形成以灵官殿、藏经楼、宗师殿、坎离宫、太元宝殿、二圣殿等六大殿堂为主要结构的规模建筑群。

  上茅山的路,也是山路十八弯,但是没过多久便道了山顶,直接到达顶宫门口。很多到茅山的人,到达的第一个点一般都是顶宫,先去九霄万福宫上一炷香。

  人们在九霄宫进完香后,必须再到元符万宁宫去盖一颗“九老仙都君印”,而且一旦许愿进香就得连续三年。这就是茅山地区一直流传的“顶宫一柱香,印宫一颗印”之说的全过程。据说这种方式很灵验,有求必应,消灾祛邪,能帮助人们实现所许愿望。

  顶宫门前地面上,一个大大的福字。

  前世千万次的祈祷,换来今天一个笑容。

  道教敬香跟佛教有些不同,有两种,一是殿主烧香,此皆用立香,以三炷为准,插于大香炉内,炷与炷之间距,三炷平列以不过寸宽为合格,故有[烧香不过寸,过寸神不信】之谚。二是坛主拈香,此香以檀香为之,敬拈檀香,非常讲究,每炷檀香长短粗细,长不过寸,粗不过分。

  坛主拈香时,初炷香插入炉中间,二炷插于左,三炷插于右,三炷香平列并拢。香炉左盒盛香面,右盒盛檀香。

  叩拜,叩拜礼,是我国民族传统礼仪,有不同的敬意和不同的仪规,用不同的礼节以表示,故有九拜之仪,以表示恭敬之意。后世演变成叩头作揖礼,直到现在,道教仍行叩头作揖礼。

  叩头有三叩、九叩之别。

  道教以一揖三叩再一揖,为一礼。与上圣高真祝寿、庆贺道场毕要行三礼九叩。叩头虽用拜垫,实际是五体投地,即双足,双手着地,头磕下去时要头着手。足站成八字形,双膝与手同时着地,左手搂着右手,手心皆向下,成十字形,身为一,表示着[八十一化】。

  茅山主要为道教的上清宗,据说主要是因为东晋兴安二年(364年)道士杨羲声称南岳魏夫人魏华存传授给他上清众经31卷。到东晋末年,道士王灵期加以增饰,开始广泛流传。至陶弘景时,茅山成为上清派活动的中心,因此这以后的上清派被称为茅山宗。

  上清派是道教宗派中极有影响力的一个派别,形成于东晋时期,上清派素有“道门华阳亦儒门洙泗”和“茅山为天下道学之所宗”之美誉,并被标举为道教的代表,其法术体系和修道思想几乎涵盖了道教史各个时期的内容,因而极具典型。

  茅山在抗日战争时是苏南抗日根据地,陈毅、粟裕曾率新四军一支队进驻茅山,后因日军扫荡而焚毁了九成以上的道院房屋,再加上文革时期的损毁,茅山上只剩一些断垣残壁。直到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政府拨款修复了九霄万福宫和元符万宁宫,现存建筑多为那时重建的。

  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屐痕。

  白云依静渚,芳草闭闲门。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刘长卿《寻南溪常道士》

  现在茅山上的大部分道士都穿了便装,但是很巧的是,我们到达的那天上午,顶宫正在做一场法事,正好被我们碰上了,亲堵了这场法事的全过程。谈到“茅山术”在一般人的心中,立即泛起一种神秘、尊重却又敬而远之的强烈感觉,这些也许都是在电影情节中所塑造出来的深刻印象,“茅山道士”似乎个个都有高深的驱鬼、下符、扭转乾坤的高深法术,所以对他们是既爱又怕。人对于一些未知的领域,总是充满了敬畏之心。

  其实茅山派创立教派之初,教中严谨的教规、严格的教导,尤其是对每一位门徒人格的心术是否光明磊落为要求,并不只是“有强烈企图心”,入教的人就能通过审核的门槛。

  要成为一个“真正茅山道士”必定在拜师之下,经过“漫长的磨练”以及“人品的教导”才能真正“功力高深”成为“正派的茅山道士”。

  一个心术不正的人,绝对不可能拥有高深的“茅山法术”。

  上清派始大盛于天下,茅山目前唯一的画符道人便在此。画符的步骤是:焚香请神、念敕水咒、念敕纸咒、念敕墨咒、念敕笔咒,然後持笔书符,一边持咒,後下符胆,书毕,念敕印咒,盖下符印,再催念敕符咒,最後掷“筮”求准,若准(圣筮)则此符有灵可使用。在整套修练的过程中,除了画符、念咒,还得存思(观想)、打手诀(手印)、顿脚(於念咒毕都得顿脚,左右脚各有分别)、敕法水、焚化符箓或整张吞服,显出其不同的色彩。(本段知识来自网络。)

  “祈寿符”,上部顶端都是画符的开笔,左右两侧分别写有“四时无灾,八节有庆”,中间写有“星寿吉辉”下端画着一个老寿星,眉毛胡须栩栩如生,而且在老寿星的图合“禄”和“寿”字,“符”和“福”是谐音,寓意老人-----“福禄寿其全”。这一般是祈求老人健康长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符箓是天神的文字,是传达天神意旨的符信,用它可以召神驱鬼,降妖镇魔,治病除灾。

  何为福?什么是最大的幸福?

  顶宫外面的墙上写着这些话:

  静 :少说话,多倾听。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因为爱说话的人本就失去了一份安静的美。

  忍 :面对不公,别气愤,别宣泄。有肚量去去容忍那些不能改变的事,有勇气去改变那些可能改变的事,有智能去区别上述两类事。

  缓 :做事,缓一缓,松口气,未尝不好。

  让 :大事大非,不能退让,但小事情,尽快听别人的意见。退一步海阔天空。

  平 :是平凡,是平淡,是平衡。尽管平凡的人,没有什么色彩,但往往生存的时间最长。

  淡 :一切都看淡些,对名利,对金钱,对感情。没什么是离开就不能活的东西,得失也是辨证的。

  我独自站在墙边,读这些话,悟在心中。看似简单的话,真能做到,却非易事,大道理人人都懂,在大道面前,人人都是哲学家,可是却又往往被生活所累,因为我们都是凡人。

  “幸福,一是睡在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的饭菜,三是听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这是林语堂定义的幸福。简单而真实,

  我的幸福,很简单,每天过得不让自己遗憾。

  走廊尽头,回望的老人。又在思考什么?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还能约上三五知己,登高望远,畅意闲谈,这是多么大的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