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两个“和尚”抬出 存储巨头金士顿 15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5-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默认大小 上一篇下一篇

两个“和尚”抬出 存储巨头金士顿 2016年02月26日   15 :商人   稿件来源:江苏商报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在同一个企业中,金士顿的联合创始人杜纪川和孙大卫,从白手起家,到全球最大的存储设备制造商,两人已经默契地配合了28年

  金士顿(Kingston)作为全球存储领袖,成立于1987年,如今已经是全球最知名的存储设备厂商。早在2007年,金士顿的年营收就高达45亿美金。
  “现在回头看,我得感谢那场股灾。46岁让我一贫如洗也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否则,我们就不会被逼无奈,继而创造出今天的金士顿。”杜纪川说。
  如果要评选全世界最应该感谢股灾的人,杜纪川和孙大卫一定会名列前茅,甚至并列榜首。
  曾经,股灾让人生步入中年的他们一夜倾家荡产。而今,被股灾逼迫、激发,再次创业的他们,双双名列2015《福布斯》全球华人富豪榜第51位。
  “无论多么困难,都要相信自己,不要放弃,要朝前看。要把低谷当成是开创人生新高峰的转折点。”

  两“球友”车库初创业
  大陆出生、台湾长大、移民美国30余年,这便是外表看来沉稳内敛、文质彬彬的杜纪川的人生履历。
  在台湾读完高一后,杜纪川从高雄搭舢板船偷渡到香港,再以大陆难民身份取得香港居民证,1962年转赴德国,在Techniche Hochschule Darm-stadt攻读电机工程学位,1972年移居美国,从房地产销售工作起步谋求发展。
  干房产销售期间,杜纪川在篮球场上遇见了一生的挚友,后来的创业搭档孙大卫。相投的兴趣,让二人相见恨晚,时常一起交流,盘算追求美国梦的机会。
  当时,孙大卫在一家科技公司做硬件工程师。他常常和杜纪川提起,公司做一块电脑主机板成本200美元,售价却高达2000美元,而且根本不愁卖,赚钱效应实在惊人。学工科出身,又在地产销售中有了销售自信的杜纪川从中听出商机:不如我们也来干这样的生意,你来设计主板,我来负责销售。
  1982年,二人同时辞职,在杜纪川家里的车库创办了专门做服务器内存的公司:CAmintonn.因为赶上了美国计算机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他们的生意出奇的好,常常是产品还没出来,人家就已把货款交到他们手上。
  两年后,一家计算机公司希望收购Camintonn,深感创业艰辛,也没什么宏图大志的两个人,觉得钱赚到这样已经差不多了,于是卖掉公司,把各自分到的100多万美金交给股票经纪人去做投资,开始了安逸闲淡的生活。

  股市崩盘输掉全部身家
  1987年10月17日,美国股市在屡创新高后突然崩盘。道指一天跌幅高达22.6%,很多股票从上百块跌到几块钱。
  几小时内,美国股票总市值蒸发5000亿美元,相当于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8,很多投资者输掉了全部身家。
  杜纪川和孙大卫投入股市的钱全部赔光。
  一天之内,从百万富翁变成了一无所有。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们陷入悲伤,尤其觉得愧对家人,但回到家中还要强作笑颜,假装没事发生。
  夜深人静,已经46岁的杜纪川,既无处话凄凉,又要操心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谋划一家人的新出路与活法。孙大卫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周后,两人心情稍微平复,相约出来喝咖啡。他们相互安慰,鼓励,最后决定再次创业,重头再来。
  途中,他们开车经过海边,夕阳西下的日落美景震撼了两人。他们决定停车下来,好好享受一下那久违的轻松与美好。
  看着渐渐落入海平面的夕阳,回想一路走来和遭遇的陡变,沉默良久之后,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对着大海与落日喊道: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赚回来!

  金士顿,一家没有“管理”的公司
  杜纪川翻箱倒柜才从车库找出2000美元,充当了新公司的启动资金。他们为公司取名“金士顿科技”,之后便一头扎进车库,再次创业。
  今天,由他们创办的金士顿科技不但是全球最大内存企业,更是全美备受赞誉的最佳雇主,并以独特的企业文化著称于世。
  杜纪川和孙大卫奉行一套与众不同的管理文化与商业价值观。他们几乎从不采用MBA或现代企业治理中关于人事管理和绩效考核的严苛办法,除了工厂生产线排程以及财务规划这两个领域外,金士顿几乎是一家没有“管理”的公司。
  “尊敬、忠贞、公平、弹性与适应性、对员工投资、工作乐趣”是杜纪川和孙大卫的经营价值观。他们把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关系塑造成家庭和家人关系,员工上班不用打卡,也没有KPI,别人相信制度和管理,他们相信良心,相信我对你好,你就会对我好。
  因为这样的管理文化,金士顿成为美国科技界一个令人向往的“乌托邦的理想国”,也是一度备受质疑的“奇葩公司”。
  金士顿规模尚小时,一位《洛杉矶时报》记者前往采访。见识过杜纪川、孙大卫的“无为而治”后,他警告二人:你们现在可以这样管,等做到2亿美元就不行了。后来,金士顿做到了2亿美元,这位记者再次来到公司,发现公司的管理依然没有变化,又改口继续警告:这种方式一定做不到10亿美元。
  “现在我们每年营收超过65亿美元了,但还是在这样管理。”后来,他们这样告诉这位记者。这位记者则感叹,全世界也不会有其他人敢像他们这样做生意。

  被软银收购又买回来,净赚6亿
  或许是对创造财富有足够的自信,或许是股灾中的经历让他们看到金钱即使失去,也不过如此,杜纪川和孙大卫再次创业后,都把钱看得很轻。
  1996年,孙正义的日本软银以14.5亿美金收购金士顿后,杜纪川和孙大卫在员工应得的奖赏之外,拿出1亿美元分给所有员工,每个员工平均分到超过200万人民币。
  令人羡慕也称奇的是,大方付出的他们,最后总能得到更多,从来不把钱放在第一位的他们,最终却成了世界级的超级富豪。
  比1亿美元分红还要传奇的是,当孙正义以14.5亿美元买下金士顿,支付了11.7亿美元,因为运营资金紧张,希望对剩下的3.3亿美元延期支付时,杜纪川、孙大卫只是相互打了个电话,就告诉孙正义:这3.3亿美元,我们不要了。
  而最的传奇是,1997年,对硬件企业不再有兴趣的软银,决定把金士顿卖掉,最终又主动找到杜纪川、孙大卫,让他们以4.5亿美元买回了金士顿。
  14.5亿美元卖出,4.5亿美元买回,即使剔掉一句话就送给孙正义的3.3亿美元人情,杜纪川、孙大卫还是在1年多的时间里,因为孙正义的这一折腾,净賺了6亿多美元。 宗禾

  杜纪川与他的搭档孙大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