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全国惟一劳教系更名 官方称不完全因制度废止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0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原标题:惟一“劳教系”更名矫正教育

  新京报讯 劳动教养制度废止,高校劳教管理系也“寿终正寝”。近日,开设全国惟一一个劳教管理系的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发布消息称,该校劳教管理系已正式更名为“矫正教育系”。

  昨日(19日),该系系主任高莹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该系此次正式更名,也不是完全受此次劳教制度废止影响。从2001年起,在学校内部,“矫正教育系”便已取代了“劳教管理系”。在具体教学过程中,也开设了社会学和教育学专业代替劳动教养学专业。对外仍然使用劳教管理系,是因为劳教体制仍在,且尚未完全转型。

  被誉为我国“中高级司法警官摇篮”的中央司法警官学院位于河北保定市,创建于1956年,创校之始为公安部劳改工作干部学校。而劳动教养制度的正式建立,是在该校成立后的次年。该校先后更名为司法部劳改工作干部学校、中央劳改劳教管理干部学院、中央司法警官教育学院(成人)、中央司法警官学院。

  虽然校名历经4次变动,归属也从公安部变为司法部,但该校的监狱学和原劳动教养学,始终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随着民众对劳教制度废止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去劳教化”也成为该校历次更名的最直观变化。此次正式将全国惟一一个劳教管理系更名为矫正教育系,更是抹去了该校的“劳教色彩”。

  ■ 发展历程

  1985年 劳动教养管理专业(成教大专班)开设。

  1988年 劳教管理系成立。

  1997年 该专业开始招收普高专科生。

  2001年 开始招收教育学专业(矫正教育方向)普高本科生。原有的劳教管理专业被教育学专业(矫正教育方向)所取代。

  2006年 开始招收社会学专业(社会工作与社区矫正方向)普高本科生。

  2007年 矫正教育学科被列为部级重点学科。

  2013年 正式更名矫正教育系。目前该系共有专兼职教师35名,本专科在校生960余人。

  ■ 影响

  学生:尚未感受到实质变化

  “我们早就知道劳教制度要被废除了。”这是昨日下午记者与该校矫正教育系学生交谈时,得到最多的答复。

  学生们称,劳教制度存废与否,也是他们内心的困惑。这一困惑最终得到解答,是在今年6月份,“当时下了内部文件。”矫正教育系大二学生陈佳全说。

  陈佳全表示,明确得知劳教制度要被废止,是在今年的《劳动教养学》课上,这门课也是该系所有课程中挂有“劳教”两字的惟一课程。这门课程是该系大一学生的选修课,往往在大一下学期开设。

  另一名刚在今年上半年上过这门课程的大二学生胡北,也是在这门课上得知消息的。他称,当时老师上课时多次提到劳教制度即将废止,“还让我们课堂辩论劳教制度是否应废止”。胡北说,布置的作业和论文也是让学生们谈谈对劳教制度存废的感想。

  学生们称,虽然系名发生了变更,但他们尚未感觉到有“实质性变化”。正处于招聘季的大四学生也称未感受到变化。一名已报名公务员考试的大四学生称,“该复习的仍然得复习,该准备的一样得准备”。他称,他上周刚参加完四川省公务员考试飞回保定,目前正安心复习准备国考,“变了个名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 各地盘点

  ●海南 劳教所基本转型为戒毒所。从2009年开始,关押人员中90%以上为戒毒人员,已基本无劳教人员。

  ●陕西 年初已不再接收劳教人员,目前全省劳教人员只剩10余人。从2009年9月开始,劳教部门重点工作向强制戒毒方向转变。

  ●郑州 已无劳教人员,部分劳教所同时挂戒毒所牌子。

  ●四川 劳教所将向强制戒毒转型,现有劳教人员不足10人。

  ●广东 今年开始不再新批劳教人员,专家建议转型为强制隔离戒毒所。

  ●济南 或转型为轻刑监狱,所内已无劳教人员。

  ●江西 7个劳教所已挂牌戒毒所,目前主要接收强制戒毒人员。

  ●安徽 已暂停劳教,或转型为强制戒毒局。

  ●湖南 唐慧案后不再使用劳教措施,涉及以往可适用劳教处罚的,目前用刑事或治安处罚代替。

  ●吉林 已暂停劳教,正在等待转型。

  ●内蒙古 已暂停劳教,正在等待转型。

  ●上海 劳教制度废止准备就绪,收教人员全部解教。

  ●北京 团河劳教所换牌为北京市监狱团河二监区,目前正在等待转型。

  ■ 对话

  劳动教养学课程将被“矫正导论”替代

  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矫正教育系主任表示,更名后学生就业面将更加宽泛

  新京报:你是如何看待劳教制度废止的?

  高莹(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矫正教育系主任):这是中国法制建设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们更应关切三中全会关于废止劳教制度决定中的后半句话“完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在我国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与矫正体系还不完善的现状下,我们应该思考,对待轻罪应该怎样去建构有中国特色的、更积极的预防、惩治与矫正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体系,这是更重要的任务。

  新京报:那你认为应当如何实现过渡?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