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为中国军队打造信息化“大脑”的人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0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新华社长沙12月28日电(王经国、黄益方、张喆)在现代战争中,指挥控制体系被誉为战争指挥的“大脑”。如何使“大脑”内各要素布局合理科学、让信息处理更快、决策更快,成为“最强大脑”,是各国指挥信息系统建设的重中之重。

  我国指挥控制领域知名专家,国防科技大学信息系统与管理学院总工程师刘忠,就是打造信息化战争“最强大脑”的突出代表。

矢志打赢,强军先强“大脑”

  海湾战争中,美军集“指挥、控制、通信、情报”于一体的C3I系统给刘忠留下深刻印象。

  在对这场战争深入思考后,刘忠敏锐提出:现代指挥控制技术已经深刻改变了战争形态,未来战争拼得不仅是“肌肉”,更是“大脑”。

  这一年,31岁的刘忠受命担任“联合作战指挥控制先期概念系统”研制课题组长。当时我军在态势和目标分析、作战计划拟制上还是以人工作业为主,难以适应信息化战场瞬息万变的局势。

  经过几年探索,他和团队创造性提出融合了军事与管理、军事与技术的作战计划智能化生成技术。以这项技术为基础研制的某作战计划系统,将计划生成速度提高了数十倍。

  这些年来,刘忠经常邀请作战、装备研制、院校和基层部队官兵共同参与项目研发,了解需求,力争实现指挥和技术的无缝对接。“只有紧紧贴近部队实际需要、将指挥与技术有效结合,才能使指挥控制系统更好地发挥作用。”刘忠说。

  一次,他到部队调研,发现当时国内外研制的信息系统都是把所有功能交给计算机去完成,而把“人”的因素完全置于系统之外。

  人是决定战争胜负重要因素。不把“人”置于系统内怎么能打赢未来的战争呢?!

  2001年,他率先提出“基于人类组织的信息栅格建模”方法。相关成果被国际知名专家评价为“分布式桌面栅格的四大典范之一”。

  “作为指挥控制领域的科研工作者,我们必须心中装着全局,不仅在技术上要内行,在军事上也要是明白人。”刘忠说。

  近年来,刘忠率领团队开创性地提出了指挥控制组织体系模型,应用于多个指挥控制系统,为指挥控制体系建设提供了理论和技术支持。

敢于担当,指控领域斩楼兰

  “擒贼先擒王”是传统战争中颠扑不破的真理。在信息化战争中,这一真理似乎受到了挑战。

  一次拟定作战对抗计划,面对蓝军庞大作战体系,部队指挥员习惯性选择对蓝军指挥所实施精确打击。

  然而通过系统推演,发现这一选择“不靠谱”:蓝军指挥所深藏地下、防御极强,且在作战体系内还有好几处备用指挥所,一旦某处遭受打击,其他指挥所立刻能够接替指挥。

  “信息化战争的指挥控制关键在精准。而指哪打哪的关键在‘指哪’。指不对方向,武器的威力再大也没有用。”刘忠说。

  2007年,刘忠率领团队开展体系破击理论方法研究。“体系破击,就是选准薄弱环节进行攻击,进而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最终使其体系瘫痪。”国防科技大学信息系统工程重点实验室主任张维明说。

  攻坚之路布满荆棘,他们迎难而上,难题一一破解。最终,他们提出目标体系分析的原理方法,并完成体系建模,研制的系统已成为首长机关决策的重要助手,推动了体系破击作战理论的实际应用。

  2015年12月,经过5年艰苦攻关的某重要指挥控制系统顺利完成研制,正式装备部队,为进一步提升联合作战能力提供了有力支撑。

  “有了高科技‘大脑’,指挥决策真正实现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张维明说。

  10多年来,刘忠带领团队积极承担联合作战指挥控制系统、重大主战武器信息系统、重要科技创新工程、重点装备预研项目的研究任务,为推动我军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建设作出重要贡献。

科学规划,打造国家级人才方阵

  “每一次成功都是团队努力的结果。”刘忠说。

  为使团队始终冲锋在指挥控制领域的最前沿,刘忠积极为年轻人谋划发展、搭建舞台,打造出一个国家级的人才方阵。

  在学院,团队新成员一般要在基础教学交叉研究中心进行几年基础学科研究。

  “让青年教员在35岁前着重进行基础学科研究,35岁之后着重加强应用研究,这样会助推他们的创新力。”国防科技大学副研究员郭得科说,根据统计,人在35岁左右是最具原创力的。

  “他为年轻人的发展进行了一系列科学规划。”国防科技大学讲师冯旸赫说,比如,将每个队员的个人发展规划与国家人才培养规划相挂钩;各展所长,通过相互合作、交叉研究、开辟新的方向,打造品牌。

  在刘忠的带领下,两年来,这个平均年龄只有35岁的团队在学术研究和科技创新上形成“井喷”之势:2013年,“指挥控制组织设计与优化”团队成为军队院校指挥控制研究领域唯一一支入选教育部“创新团队发展计划”的“国家队”;团队的研究论文在Google scholar引用超过1000次。有两名团队成员连续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

  “刘忠的成功之处在于,他将团队成员的个人发展需求有机对接了学科的需求和国家的需求。”学院政委伍泛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