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1-0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年11月06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中国核电闯世界 本报记者 尹晓宇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5年11月06日   第 08 版)

  日前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建议中,进一步明确了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思路。按照《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20年中国规划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未来,平均每年投产和新开工机组都要达到6台左右。

  进入“十二五”,虽然受到日本福岛事件影响,中国核电建设仍保持了一定的规模,新投产的装机容量仅次于美国和法国,在建规模则雄踞全球之首,核电站建设能力、设备制造能力、核电站运营能力均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轨。

         

  突破:中国新名片

  10月21日,由中国广核集团牵头的中方联合体与法电集团合作,共同投资兴建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并共同推进塞兹维尔C和布拉德韦尔B后续两大核电项目。这是我国企业首次主导开发建设西方发达国家核电项目,其中亮点就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华龙一号”将能得以运用,实现我国自主核电技术向发达国家出口的突破,标志着“华龙一号”技术得到欧洲发达国家的认可。

  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后,中国便暂停审批所有核电项目,核电重启一直是新能源领域讨论的焦点。直到2012年年底,核电华能石岛湾核电才正式开工。随后,福清4号、阳江4号、山东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田湾核电二期工程1号机组等4台机组先后开始建设。

  与此同时,中国核电出海步伐加快,核电“走出去”上升为国家战略。2013年10月,国家能源局公布《服务核电企业科学发展协调工作机制实施方案》,首次提出核电“走出去”战略:对核电企业“走出去”给予方向性指引,并推动将核电“走出去”作为我国与潜在核电输入国双边政治、经济交往的重要议题。

  随后,10月17日,中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公司签署战略协议,合作投资建设英国核电项目。

  11月25日,中广核又与罗马尼亚国家核电公司签署了关于建设罗马尼亚切尔纳沃德核电站3、4号机组的合作意向书,核电“走出去”取得实质性进展。

  技术层面,目前,国际公认的技术是三代核电,而在这方面,我国已有两大自主品牌———“华龙一号”和CAP1400。

  “华龙一号”技术由中核集团的ACP1000以及中广核集团的ACPR1000+两项技术融合而来,是以我国20多年核电建设运营成熟经验为基础,汲取世界先进设计理念的三代核电自主创新成果。

  2014年8月,“华龙一号”通过了由国家能源局、国家核安全局牵头组织的专家评审,今年5月7日,“华龙一号”示范项目福清5号机组正式开工建设。重大专项CAP1400示范工程现场各项工作准备就绪,具备开工条件,并满足开工后连续施工要求,总体设备国产化率将超过85%。

  中国凭借“华龙一号”迈入欧美高端市场,迈入“核电精英俱乐部”的大门,核电成为中国的新名片。

  布局:从沿海到内陆

  中国目前在建核电项目26个,正在运行的27个,从分布来看,主要集中在沿海。但按照到2020年中国运行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的目标,沿海的地址资源必然不够,内陆又成为一个关键点。

  中国辐射防护学会名誉理事长潘自强院士在由中科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核能安全技术高峰论坛上呼吁:内陆核电站启动是时候了。

  今年,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等对31个内陆核电站进行论证的调研报告也已上报国务院。

  早在2008年1月3日,国务院核电领导小组会议就决定启动内陆核电项目,同年2月1日,国家发改委主持召开内陆核电协调会议,明确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湖北大畈咸宁核电站、江西彭泽核电站可以开展项目前期工作。2009年3月完成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3个内陆核电厂址的两评报告的审查,堆型定为AP1000先进堆。随后辽宁、吉林、安徽、河南、四川、重庆等地区也纷纷宣布本省核电规划。在中国43个审查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核电项目中,内陆核电站占31个,分布在8个省份。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发生重大事故。国务院迅速做出决定:暂停审批包括已开展前期工作的核电项目,并对在建和将建的核电站开展安全大检查。2012年1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稳妥恢复正常建设”,且“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在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中指出:“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而自从福岛事件之后,所有的二代在建项目便全部更换成了三代核电技术。

  在此次研究论证的31个内陆核电站厂址中,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3个内陆核电厂址在2008年就获发改委批准并随后以AP1000为技术堆型开展了前期工作,已做出了大量的经济投入。

  潘自强院士表示,从这3个内陆核电站的选址来看,是可以承受的,也符合工业发展从沿海向内陆转移的要求。

  护航:多管齐下保安全

  日前,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之一 ——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的桃花江核电站项目前期“公众沟通”工作顺利通过同行评估。这是中国内陆核电“公众沟通”工作首次接受同行评估。

  公众谈核色变,一直是困扰核电建设的问题。中科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吴宜灿所长告诉记者,今年8月,他们面向社会做了一项调查,在2600余份的有效调查问卷中,60%的受众表示未被告知核电的安全性;在受访的人群中,表示支持核电发展的人并不希望核电站建在自己家门口。

  从切尔诺贝利事件到福岛事件,核电事故对公众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尽管核电安全的模拟一直没有停止过,但福岛还是给核电安全提供了一个不可复制的样本。就在11月2日,在中科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核能安全技术高峰论坛上,300多名国内外专家以“核能安全、公众认知与可持续发展”为题讨论了核电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尤其在核电安全的技术保障与公众沟通上,进行了一些讨论。

  以“华龙一号”为例,在很多安全指标上还超越了现有三代核电技术的要求。“华龙一号”总设计师咸春宇介绍,“华龙一号”有两个突出优势,一是在安全性上达到了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国家核安全局提出的新核安全目标和需求,满足国际最高要求,比如抗震、防飞机撞击设计、水源的多样性和可靠性等;二是采用的都是经过实践考验的成熟技术,降低了核电站在建设工期和质量上的风险。

  吴宜灿表示,核能快速发展使得公众接受度成为当前研究的重点关注问题,并提出了“四个革新”:在理念革新上,安全目标要从技术重返社会;在技术革新上,不能无限制复杂化纵深防御来解决安全问题,革新型反应堆技术才是最终发展出路;在方法革新上,必须重视理论引导,采用系统化评价体系;在措施革新上,在政府、工业界和社会之间,应发挥“第三方”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彭训文制图/整理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标签:人民日报海外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