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女子自称遭外星人劫持 进行“交配实验”(图)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0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英国媒体发表了一篇配有详细图文的独家新闻:一位名叫罗斯·雷诺丝一帕恩哈姆的英国女子,首次向报界详细透露了自己13年前被外星人劫持并在太空船中遭到强暴的惨痛经历。此后,她又多次目睹过UFO。

  此篇报道发表后,在英伦三岛引起了强烈反响。是真是假?有待读者分析。

罗斯的自述

  罗斯的自述

  1987年9月一个温暖的夏夜,我和男朋友菲利浦驱车去拜访一位亲戚。当时我们正驶在诺瑟兹郡考尔比的公路上有说有笑时,突然,我发现天空中出现几束马蹄形的灯光。汽车的引擎霹雳啪啦响了一阵,然后就熄火了。灯光形成了一个巨大清晰的太空船模样。这个太空船静静地在空中盘旋着。

菲利浦吓得浑身直哆嗦。我们两个人在车上为谁该下车去看看引擎争吵起来。我们两个人都怕下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菲利浦吓得浑身直哆嗦。我们两个人在车上为谁该下车去看看引擎争吵起来。我们两个人都怕下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后来,还是菲利浦下了车。他小心地打开引擎上的车盖修车时,我抬头看着空中的光。四个小时以后,我们才精疲力竭的到了朋友的家。至于这几个小时中去了哪儿?当时我是一点儿都记不起来了。

  直到,直到三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我做梦,开始梦见自己到了太空船的发动机舱里,看见了地图和外星人。这些东西都是我生凭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我每个月的月经停了。在我的胸部和下腹部周围发现了两道两英寸长的伤疤,很明显。接着我开始经常无缘无故的头疼。

  我曾经与当地的一个UFO研究小组进行联系。这个小组让我尽可能地去好好回忆一下我所经历的事。我答应了。接着,我去看了精神病学医生马克·雷诺兹一帕恩哈姆,他就是我现在的丈夫。

催眠回忆事情经历

  催眠回忆事情经历

  马克给我施行催眠术时,我渐渐想起了我被外星人劫持并被强暴的经过。我记得我当时是被三个外星人强行带上了太空船。那三个外星人大约身高在1米至1.2米左右。

遭到外星人凌辱

  遭到外星人凌辱

  他们长着深蓝色的头,没有头发,杏眼,嘴巴有裂缝;没有长眉毛。全是细高个儿。他们的手上全长着四个手指头,非常吓人。

  他们不说话,但与我可以用大脑交流。我被他们带进了一个房间里,里面有一股非常浓烈的臭鸡蛋味,空气质量相当不好,令人喘不过气还想呕吐。我感到自己是瘫痪了。他们通过大脑对我说,他们就要濒临绝种了,必须要利用其它的生命来获得自己的生存。

  他们需要“汁液”。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是鲜血、眼泪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吗?可我想错了。他们把我放在一张有机玻璃桌上,把我的四肢分开。我开始感到不对劲了。他们一个劲儿地说着:“汁液!汁液!汁液!”边说着边用只有四个手指头的手戳我的下体。

  我冲他们不停的喊叫:“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不要碰我?”他们根本不予理会。他们要的是我的身体!他们强暴了我,我还记得其中有一个外星人从我的身上采集了一些液体,并割走了一小块皮肤。

外星人进行试验

  外星人进行试验

  噩梦未尽?

  罗斯现年35岁,住在英国埃塞克郡克来克顿州。她对媒体的记者说,经过那次可怕的痛苦经历后,她又见过飞碟影像好几次:“今年初的一天夜里,我被房顶上的奇怪颤抖声音惊醒,好像有一架直升飞机在盘旋着。一道刺眼的闪电射进了我的卧室,照在我丈夫马克的身上。

  我当时就想:啊,天哪,他们不会是要把我最亲爱的人带走吧,不!不!于是我不顾一切地跳到窗户前,大声喊道:“你们快滚,快滚!听见了吗?快滚!滚! ”他们逐渐就消失了。

  “在我没有碰到她们之前,我也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子,长得也很迷人,有好多好朋友,经常参加社交活动。而现在全完了。我现在要穿特大号的衣服,只有丈夫马克和我的母亲陪在我身边。我连孩子也不能生了。

  现在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不自觉地抬头望望天空,因为我好害怕再碰到他们那群家伙。要知道他们一定很容易就能找到我的。

  天知道他们还想从我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再弄去什么?我觉得我的苦难还没有结束。不过,请你们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是真的,罗斯还特意画了一个外星人的头像图。至于罗斯讲的话到底可信度有多高?是真是假?好像谁也说不清楚。她在1999年就将自己的故事首次透露给了英国的媒体,但没有说得很详细。

  她去医院让别的医生看病时,也不敢把自己的经历说得太多。一位医生曾经对她说过,她停经是因为体内荷尔蒙分泌失调所致。

  那么,她的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是不是精神错乱产生的幻觉呢?而作为媒体,为何没有找来她的前任男友菲利浦核实一下当时现场发生的情况呢?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困惑和疑问。

  可是不管怎样,罗斯的丈夫、现年40岁的马克医生似乎非常相信妻子的话。他说:“有人曾经对罗斯的话公开提出过疑问,我知道。不过,我的确是看见了她身上有伤疤。而我们在家其乐融融的时候,当电视荧屏或杂志上出现外星人的报道时,她总是会害怕得浑身不住地颤抖,只有我,只有我才能让她平复下来。”

[责任编辑:田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