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欧洲本土反恐缘何不及美国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1-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未来,欧洲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仍然将面临类似难题:“伊斯兰国”早已将欧洲视为美国帮凶,会对其发动袭击,若不打击,“伊斯兰国”会继续坐大并将对欧洲构成更为直接的威胁;若深度打击,一定程度上又将承担更多反恐任务,进而激化国内矛盾,还将招致恐怖分子更猛烈的报复。

李伟

  11月13日,法国巴黎遭受特大连环恐袭,令世界震惊,凸显法国乃至欧洲的反恐短板。

  “9·11”事件后,为免再遭恐怖袭击,适应各类恐怖威胁的不断发展,美欧各国都经历了不断调整反恐战略,更新反恐技术与手段,形成了大体一致的反恐策略和防恐思路,以求做到国内安保万无一失。

  不过,美欧防御的效果却大相径庭,美国相对成功,而欧洲防线却屡遭“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突破。欧洲本土屡次遭受暴恐袭击的原因是什么?美国及欧洲在反恐技术经验与手段上又有哪些异同?

欧洲本土反恐为何失效

  “9·11”后,美国除了波士顿恐袭案外本土并未再遭受其他重大的恐袭,即使有一些特大的暴恐图谋,也总能在“危急时刻”及时化解;而欧洲不仅英法等大国接连遭袭,甚至连瑞典、挪威和比利时等国也受到过恐袭之苦。

  11月13日发生在法国巴黎的血案更是让人对欧洲本土反恐的成效提出了质疑,欧洲本土反恐失效的原因何在?

  从某种程度说,欧洲替美国分担了反恐风险,成了美国反恐的替罪羊。

  “9·11”后,欧洲一直追随美国参与其领导的反恐战争,而自2011年后,美开始收缩反恐战线,逐步退居幕后,而此时欧洲尤其是法国开始在利比亚战争、马里危机中冲锋在前,逐步成为恐怖分子的“眼中钉”,不惜下大力气予以报复。

  中东北非动乱后,“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乘乱兴起,成为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暴恐威胁。中东离美国地理位置较远,且美国防范森严;而欧洲与中东地理位置更近,欧洲防范的质量和力度较美国也存在较大的差距,欧洲遂成为“伊斯兰国”袭击的理想目标。

  未来,欧洲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仍然将面临类似难题:“伊斯兰国”早已将欧洲视为美国帮凶,会对其发动袭击,若不打击,“伊斯兰国”会继续坐大并将对欧洲构成更为直接的威胁;若深度打击,一定程度上又将承担更多反恐任务,进而激化国内矛盾,还将招致恐怖分子更猛烈的报复。

  从欧洲本身来看,欧洲反恐自身存在天然硬伤,难以克服。

  欧洲人的民主、自由理念与强化安全之间存在矛盾。欧洲人极为强调人权,不愿为了绝对安保牺牲个人隐私和生活的便利,因此一些反恐法律和安检措施等难以真正推行。这种思想和理念已根深蒂固,短期内难以改变。即使欧洲遭受一些特大恐袭案件后能够强行推行某些安全措施,但多属危机处理的应急行为,一旦风声过去,立马故态复萌。

  欧盟自身更像一个政治和经济组织,并非一个军事组织,难以协调好各国的反恐合作,因此欧洲各国的军事反恐能力不足。

  近年来,欧盟各国遭欧债危机,军费开支下降,军警人员减少,难以及时有效应对各类危机。同时,申根协定可使恐怖分子到处流窜,更增加了相关国家的监控难度。

  在欧盟内部,本土白人与穆斯林群体的矛盾越来越大,穆斯林生活条件差,经济社会地位低下,对社会的不满日渐加重,欧盟各国已发生多起本国穆斯林后裔制造的恐袭事件。而近期的难民危机或将进一步加重这种趋势。因为,就有不少恐怖分子混居在难民中进入欧洲,他们的到来,或对欧洲造成更大的威胁。

从境外到境内,从政府到社区

  在打击恐怖主义时,欧美间相同的策略是注重海外打恐与国内防恐的平衡,大力加强本土防御。

  在海外反恐时,美欧的主要目的是消灭恐怖势力的有生力量,遏制其极端思想的传播,削弱其袭击美欧的能力,以减缓其对美欧的威胁。

  “9·11”后,美国已先后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并空袭叙利亚,以打击“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法国也相继出兵利比亚和马里、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

  不过,海外反恐不可能完全消灭恐怖分子,有时还会招致恐怖分子的强烈报复。此外,恐怖分子还会鼓动其美欧支持者和同情者生事作恶,甚至挑起美欧社会穆斯林与白人的对立,制造宗教对抗。

  为此,美欧近年极为重视本土安全的防范,并从战略高度予以确定,以实现反恐国内外防线的统筹兼顾。如2011年6月底,美国发布新版反恐战略,首次将本土列为反恐最重要的“战场”,战略重点甚至由“域外打恐”转向优先“境内防恐”。

  在调整反恐战略的同时,美欧各国也认识到,反恐并非仅仅依靠政府以及一个部门就能完成,更需要多部门联合,中央与地方联动,以及发动社会及民众的力量,构建政府与社区及民众的综合防线方可应对。

  近年来,美国先后发布《防范国内暴力极端主义新战略》《美防范暴力极端主义的当地伙伴战略执行计划》等战略文件。在这些文件中,美国明确提出反恐是政府和社区的“集体责任”,并制定了多项具体措施,包括加强联邦政府对那些易受极端分子蛊惑或攻击的地方社区支持,与社区及时分享有关极端主义的特点和威胁等方面信息,与社区就民权、反恐安全、国际事务和外交政策等进行广泛讨论,充分了解民众思想动态,提高社区民众对暴力激进化危害的认知,向民众解释对政府政策和举措的疑虑并从民间吸取反击暴力极端主义的“智慧”等,从而建立了以社区为主导的互信、互敬的伙伴关系,形成以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等多部门支持的行动机制。

  事实证明,美欧等国利用社区和群众,构建人民防线也确实收到一定的成效,如2010年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未遂案和2015年8月的欧洲高铁恐袭案,民众在制止恐袭发生时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软硬结合与重点监控

  在打击恐怖分子时,美国及欧洲各国都曾使用“软”“硬”两种手段。“软”即改造恐怖分子,帮助其提升就业和融入社会等手段,使恐怖分子成为常人,回复正常的社会生活。“硬”指增加军警安防力量,加大对恐怖分子的打击和惩处力度。

  近年来,“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利用网络搞宣传、渗透、招募和策划恐怖袭击的趋势越发明显,针对这一趋势,美欧也加大了网络监控、惩罚和反击力度。如美国曾开发出一款可使一名工作人员同时拥有10个不同“身份”登录社交网站的软件,利用这些虚构的“假网民”与各大极端网站的网民互动,最终诱使极端分子接纳其进入聊天室和论坛。

  今年年初,法国《沙尔利周刊》遭受恐袭后,法国也规定,政府有权制裁美化恐怖主义或威胁实施恐怖行动的言论,最高可处7年监禁和10万欧元的罚金。

  针对“伊斯兰国”在网络上咄咄逼人的言论攻势,欧盟还曾组织网络专家,帮助欧盟成员国在网上开展反击“伊斯兰国”的宣传战。

  基于“9·11”的前车之鉴,美欧各国特别注意对航空、铁路和港口等关键基础设施的管控及重点人物的监控。

  对恐怖分子来说,此类恐袭案能造成惨痛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从而引发巨大的恐慌效应。为此,只要发生类似恐怖袭击,美欧均采取措施重点应对。

  如“包裹炸弹”一案后,美宣布一系列航空安检新措施,包括扩展航空禁飞国家“黑名单”,提升安检标准,并对货机实施全面安检;欧洲也开始对重点地区货物实施严格安检,暂停安检豁免机制等。

  与此同时,美国及欧洲各国重点管控的人物主要有三类:年轻人、来自恐怖高危地区的穆斯林后裔以及在押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