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业内人说:所谓的“直播社交”,也摆脱不了“线上夜总会”的诟病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6-01-2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就在上个月,花椒直播结束了历经半年的综合直播平台的艰难尝试,彻底转型为美女直播软件。这是手机直播产品寻找新直播场景的一次失败,这场努力最终只证明了一句废话——非美女直播内容的数量与观看量远少于美女内容,人类的眼球最终还是属于美女的。

事实上,有9158、六间房、YY直播等“珠玉”在前,“直播”这个字眼从一开始没那么单纯,所以2015年问世的大部分手机直播产品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摆脱“秀场”的影子:

台湾直播软件“17”与国内“在直播”在去年10月份就因为露骨内容而被苹果App Store下架;

“易直播”虽然号称要做严肃内容,但经常有一些女性播主在直播里做一些露骨动作,顺便售卖自己用过的丝袜与内裤;

最早打出“高颜值直播”的口号并上线经济系统的“映客”,其美女主播经常在深夜“发福利”。

有意思的是,为了让自己区别于9158、六间房这样的传统秀场,去年不少新晋直播软件都愿意把自己定位为“直播社交”。在我看来,这个说法的掩耳盗铃痕迹太重。社交的本质是表达,表达者的地位应对等;而美女直播的本质是表演,互动双方地位严重不对等——直播时的打赏道具与男人在脱衣舞场给舞娘胸罩里塞的钱没有两样,这种关系怎么会是社交呢?

直播是一种内容呈现形式,并不是一种拓展人脉的方法,“直播社交”的噱头或许能让产品在融资时稍体面些,但改变不了“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的现状。据说,一家正在转型的手机直播产品的运营总监私下曾说:“给我30个顶级网红,我就能撑起一款直播APP"。这种运营可不就是在打造在线夜总会么?

“在线夜总会”存在发展边界

这倒是与游戏直播行业类似。知名LOL解说小智前不久因为加盟熊猫TV而被斗鱼直播告上法庭,硝烟未消,小智已转投全民TV。这种看起来很乌龙的事以后将会会频繁发生在秀场行业。

已经上线的秀场平台应该祈祷不要再有新公司诞生了,不然市场最终变成完全竞争状态,从长远来看,最终没有渠道方会获得经济利益。

除了游戏与美女,直播还能怎么玩?

首先,综合类直播是做不起来的。

事件类直播的本质是新闻,游戏直播的本质是游戏,秀场直播的本质是夜总会。新闻、游戏、夜总会属于不同行业,但直播本身并不算一个行业。直播只是一种技术手段,还不算是颠覆性的技术手段。任何试图借“直播”这股潮流来再造门户、甚至妄图囊括所有类型内容的直播平台都很难成功。无论从资源投入还是用户使用习惯,这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花椒的转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其次,新闻直播产品有希望。

新闻直播的核心是满足用户对新闻事件的求知欲与好奇心。但要想达成这个目标,视频直播只是一部分,图文内容也必须有,所以新闻直播产品注定需要巨大的内容池与完善的新闻报道机制。从这一点看,各大聚合内容产品、新闻客户端与微博都有希望在新闻直播上成功。

第三,不要把长尾直播类型当作主流。

同理,导购与导游类直播也不应该作为单独的内容类别出现。做导购或导游直播其实是在变现播主过往的影响力。譬如“女流”是斗鱼上的知名游戏播主,她去年的“带你逛ChinaJoy”直播十分火爆。但是,如果女流没有长达5年的小游戏解说积累的人气,她带别人逛CJ的视频也不会有多少人看。

第四,直播不一定要靠手机。

想要达到最好的直播效果,就需要在特定场景下使用最适合该场景的设备。比如运动时直播,用智能眼镜最方便;直播某个固定区域,摄像头最稳定;直播自己的脸,手机合适;直播某场活动,摄像机效果最好。终极的直播平台应该提供各种接口,来接洽各种拍摄设备。“只用手机做直播”看起来是噱头,其实是平台方在偷懒。

总结

2011年时,以FourSquare为代表的签到APP十分火爆,但时间证明,签到应用很难单独变成有价值的to C产品。现在的直播产品情况类似:直播是一种功能,其自身并不具备独立开疆拓土的能力,但随着基础网络设施的完善,这种功能会更广泛地应用在各领域的互联网服务中。

作者:湖绉 (公众号:huzhou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