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至尊国际游戏娱乐平台

卢沟桥之战一镇守将领牺牲后被传成土匪 现成烈士(组图)

作者:至尊 来源:世界搜集 时间:2015-11-2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点击进入下一页

佟兵一生谨慎,为的是不辱没其父佟麟阁之名。

点击进入下一页

宋哲元外甥女李惠兰一直在为29军的后人奔走,只为大家能抱团聚合。

    【人物小传】

  李惠兰(83岁):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9军军长宋哲元(1937年时任)的外甥女。曾是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佟兵(90岁):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之子。曾是北京第二人民医院药剂师。

  何玟(79岁)、何瑗(71岁),第29军110旅旅长何基沣之后。退休前,何玟是北京东方化工厂工程师。何瑗系北京晨光印刷厂厂长。

  77年过去了,守卫卢沟桥的29军的后人,也到了白发苍苍的年龄。

  父辈抗日,血脉相承,这群老人决定以29军后人的名义,做点事情。

  他们大都活过了父辈离世时的年龄。

  90岁的佟兵,说起岁数就摇头,他说活了父亲两倍的岁月,却一事无成。

  佟麟阁1937年7月28日战死时,45岁。

  83岁的李惠兰,叫宋哲元舅舅。她记忆最深的影像,是宋哲元1937年5月回山东老家。

  一间房,半间是炕。宋哲元盘腿端坐在大炕的中央,宋家的男孩子一个挨一个地在炕上翻跟头。谁翻不过去,他就抬手扶一把。

  李惠兰围在一边看热闹。舅舅说,练好了,打鬼子。

  佩剑将军何基沣的儿子何瑗,说起1937年日本鬼子拔刀,父亲一双豹子眼瞪过去。这个71岁的老印刷工人立刻双目圆睁,活灵活现。

  29军将领的后人是他们共同的标签。

  见了面,他们按照对方在家里的排名,称呼二哥或者大姐。聚时最常提起的依然是29军大刀队和七七事变。

  一辈子的荣耀。

  他们想抱团做点事。“就为了抗日烈士”,李惠兰说。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们需要对抗的是时间、误解、贫穷还有历史的迷雾。

  先烈坟冢,以碑为证

  向心力来自一场危机。

  遵化县石门镇,一个破败的陵园里,安葬着29军的阵亡官兵。

  1933年,29军在喜峰口抗击日寇,大刀队夜袭敌营,一战成名。专为此战写的《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传唱南北。

  李惠兰第一次看到这个墓园时,“心里发疼”。

  喜峰口之战就地收殓的36麻袋尸骨,葬在一个砖坟里。风吹雨淋,用洋灰抹上的砖缝都已裂开。另外280位阵亡官兵的坟成了平地,长满青草。墓砖大多不知所踪。

  2008年,看坟的席连生给李惠兰打了个电话。说有开发商看上了这块墓地。

  后来,开发商也找到了李惠兰,“给烈士们挪挪地方吧?”

  这块陵园风水好,距离清东陵不过十几公里,有人想建商用的墓地。

  李惠兰好几天睡不着觉。烈士们连坟头都没有了,尸骨再让铲车给推了?那我们这些人死了还能闭眼吗?

  她给相熟的几个29军后代打电话,几个老太太第一反应是,到陵园当坐地炮去。

  坐地炮,耍赖,躺在地上不起来。看谁敢拆。但是,一把年纪能撑几天?

  一合计,还是找大伙去。北京聚餐,来了三桌。

  头一晚,赵学芬(赵登禹将军之女)、李惠兰、何玟、冯炳如(冯治安将军之女)订好了计划。

  在饭桌上一说这事,“炸了锅了”。

  群情激愤。李惠兰说了她们的主意,趁着开发商没动手,咱们立两块纪念碑。

  有了碑,他们就有了忌惮。

  没的说,都同意。一共捐了一万八千块钱。用最好的黑色花岗岩刻的金字。“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立碑人写的是父辈的名字,在一连串著名将领后面,简单地写了两个字——后代。

  最后刻碑的钱差了2000。准备补上时,刻碑人说,差的钱不要了,我也给烈士们捐一份。

  席连生刨了坑,稳稳地把这碑立上了。

  开发商没有再来。

  2010年清明节后,这些立碑的后人都到了陵园。

  李惠兰说收了大家的钱,没有收条,“以碑为证”。

  那天,大家拿着大刀进行曲的歌片放声唱,绕着墓园一遍遍地走。金振中(1937年守卫卢沟桥的营长)的儿子金天愚说,有人流着泪讲自己父亲的故事。

  其实大家都听了很多遍。但还是愿意听。

  “没有这些士兵,就没有我们的父亲。”何玟说,遵化这个墓,把零零散散的29军后代慢慢聚集到一起。从上世纪80年代就和他们相熟的原卢沟桥文物所所长郭景兴说,29军是杂牌军,一直在夹缝里长。也因为这缘故,后代反而更有凝聚力。

  每年,这些后代都会到这里一聚。

 

责任编辑:李然